2009年2月23日 星期一

外婆

『速折,阿罵來去買沙士給你們喝。』



小時候每次回阿罵家的時候,

阿罵總是會去雜貨店買沙士給我跟我妹喝,

然後配著廟口前的鹽酥雞,

吃起來總是格外的美味。


阿罵家的舊電話是轉盤式的,

每按一個號碼就要轉一圈,

電話的鈴聲也特別的大聲,

因為覺得很有趣,

所以常常會去玩電話的轉盤。


在阿罵家的二樓樓梯口,

有一個小小的圍欄可以把樓梯擋住,

我很喜歡這個小小的柵欄,

彷彿關上它就圍成了自己的小小城堡。


還記得大學的時候染髮,

然後過年回阿罵家的時候就被阿罵一直唸,

聽到阿罵的笑聲,

就知道我老媽跟大姨的笑聲是遺傳自那了,

當然還有碎碎唸也是...


而且每次阿罵一看到我們,

都會說我們怎麼這麼瘦,

都不吃胖一點,

然後就會偷偷塞錢給我們,

還會要我們不要跟老媽說,

實在是很可愛的阿罵。


對於阿罵家的記憶,

明明是很清楚的,

但是前幾天回去的時候,

卻已經變得空蕩蕩的,

跟記憶中的阿罵家,

好像還是一樣,

但已經不一樣了。


明天就是阿罵的公祭,

希望阿罵可以一路好走。